竞争vs合作——Saurik致越狱圈的公开信

一周前在Reddit的Jailbreak版里,有人发了一条新的帖子表示一款新的插件安装平台——iMod将会出现。

iMods界面

从界面上看它看起来确实可能比Cydia的体验要好许多,所以在圈里引起了很大的讨论。Saurik也迫于压力写了一篇3万字的长文回应整件事。

以下为全文翻译(略有修改):

几乎每一年都会有人说要发布新的“Cydia竞争者”。但是同时,这些项目要么是根本没有实现,没有实现当初的各项承诺,要么是并没有实际上提出比现在的解决方法更高明的手段。总之,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他们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SaurikIT(我的Cydia公司)没有为整个生态圈尤其是最终用户带来经济消息,他们看到了巨大的市场。我想很多人希望看到我对这种竞争的反应,所以我为此写了一篇文章。

要说明这些事情,我首先需要想说的是,在一定程度上,这些竞争者们的“前提”并不正确:

Cydia并不试图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企业,Cydia介于一个驱动社区的动力和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之间。Cydia最初是前者,然后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把它变成了一个企业:

  1. 为了Cydia,我不得不用我本该用于工作的时间。我们的用户中许多人是高中生(或大学生),请大家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也许不是全部)在夏天可以有几个月完全是随心所欲地写代码。但我需要通过工作来解决吃住问题。
  2. 越狱“合法化”(政治方面):越狱在2009年和2012年的DMCA审核结果都对一个它成为“合法的”商业生态系统很有帮助。在这方面,我给会议解释软件修改本身是“正常开发”并不和盗版挂钩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帮助作用。
  3. 我对各种社区的资助。多年来我为各种社区提供带宽,这实际上是个销金窟。但这使得我能够在JailbreakQA这样的社区因为费用问题而难以运行的时候帮他们一把。

为社区努力

成立Cydia公司让我可以不计报酬地做许多事情,同时还让我可以帮助做人们去做这些事。比如一部分WinterBoard是Dustin做的。Veency的iOS7(包括马上要发布的7.1.x版)的更新则由Cykey完成等等。

我一直是JailbreakCon(它本身不是一个盈利企业)的主要支持者,而且在保证会议能够真正运行的基础上,它在去年整个活动其间都是免费的。而在今年门票价格也会大幅降低(为了方便更多的学生来参加)。

我免费我做了很多宣传,给人在各种会议上做演讲(事实上我往往还会赞助会议,这有助于让主办方看到我们的态度)。我们的目标主要是让大家“不恨我们”,因为我们现在就是处于这种尴尬的位置。我觉得我已经做了不错的工作:一些最好的会议现在已经接受我们了。

reddit下jailbreak这个版块就是其中一个有意思的例子:在我参与其中之前,/r/jailbreak这个版块一直被reddit管理层封禁。我跟他们争辩说,我能保证找专人负责管理这个部分。这个问题直到我把Britta招募进SaurikIT才得以解决。

动机非利益

我并不实际SaurikIT指望,实际上,如果是为了纯粹的经济利益,我可以做太多事了,比如我可以花费更多时间去推销付费插件,并试图说服免费插件的开发者为他们的产品收费。

特别是我从来没有盗用来自第三方的成功产品的理念,即使我知道如果我偶尔这么做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是为了“纯利润”,我会在2011年发布Barrel这个插件。

我努力主动避免​​这样思考问题,因为这种思维会导致比如Rock 1.0(曾自诩Cydia代替者的产品之一)这样的东西:它的宗旨就是“只提供少数​​有品质的、主要是付费的东西”。他们当时要我把Cycorder卖到10美元(苦笑)。

我觉得这工作这么好,是因为我没有“我要创业,让我们瞄准机会,我怎么才能赚钱”的想法。事实上我对于“经营”还是有一些背景的,我在UCSB做过这方面的助教呢。

被动地参与

与大家想象的相反,我实际上是被拖进来的。整个2007年,我开始于“为越狱设备在做无聊的Java开发”,上升到“成为维持人力的关键部分(用户态和工具链)”,最后到“主要越狱团队的成员”。我意识到要么我应该使之成为我的工作,要么就该退出。

在做Cydia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设计的一切,我实际上也不能自己完全控制大局:我一直想避免Cydia成为“另一个苹果”,对我来说这正是越狱圈所积极抵抗的精神。但这场战斗实际上“非常真实”,一些重要的社区成员就主张做“封闭型越狱”。

我早期曾经从大家眼前消失了一段时间:我当时实际上是一直私底下秘密在做ldid,于是从iPhone Dev团队的内部通讯频道人间蒸发,当时我也极力避免接触到isha的代码,甚至不愿意去听任何关于它的消息;做好之后我就急匆匆把ldid作为开源项目公布出来,结果就因此差点被从iPhone Dev团队踢出来。

我特别青睐Repo(源)这种想法。我终于在Cydia 1.1.10建立起了我想要的版本。Repo让大家的参与成为可能,而且我们又都有着共同的安装办法:它就像“大家的App Store”。

那些说Repo的目标之一就是与Cydia竞争是一种无意义的论点:Repo有独立的品牌,它们也几乎完全控制自身内容的展示,这种情况在Cydia 1.1.10之后变得更加真实,我也打算进一步向前发展。(译注:即是说,Cydia和Repo并非竞争关系,Cydia不会遏制Repo的自主发展)

我的职业化

现状是,我在一个很古怪的位置上:一面有人说:“Cydia被控制得太多了”,另一面有人说“你对Cydia的管理不够”。鉴于我想做的正是在边界上行走,得到这两种质问的让我觉得我正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事实上,虽然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工作。但这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做上去感觉很自由工作,但它也并没有我(曾经)做顾问的时候轻松多少。因为压力太大我无法入睡,因为压力太大我从梦中惊醒。顺便说一句,Okori集团(译注:Saurik曾供职的公司)最近重组为一个公司,我有时会后悔没有成为的一部分。我有时会坐在那里梦想着能回去,并撤消所有做过的关于Cydia的工作,取而代之的是在过去6年中在Okori工作,幻想我如果选择了那条“未选择的路”。

做越狱这行未来的前景是令人沮丧的:迟早有一天,甚至是比我们每个人想的那天都早的一天(或许这天其实已经到来了……),越狱最新版本的iOS系统所需要的时间将超过用户们的容忍,到那时大多数的这些我已经建立东西的东西的价值将归零。

惨淡的现实

我实际上也非常孤独。 SaurikIT其实只有三个半人,一切基于远程协作;我曾经的共事的人有很多:我有时会去到我以前工作的地方在他们的办公室沙发上工作,以避免独自一人整个一周都呆在我的公寓里。

在一定程度上,做这些也使我更不自由。我不喜欢写这些文章和评论。我时说,显然我也喜欢这样的事(否则这文章就不会这么长了,:P),但我真正想要做的是编程复杂的东西,新的,有趣,甚至是编写一些有用的文档。

就在今天,我结束了一个进行了一周的项目,我终于能在疲劳的工作后休息一阵儿——一般休息也是一个人的,好伤感的——接到一个邀请我出去的电话。我真的非常想去,但我最后不得不拒绝他们,因为我需要坐下来写这篇文章。

这是当然是因为今天下午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有关另一个竞争对手的通告,如果我不发表某种反应(这将可能本身导致更多的公众讨论或争论),人们就会假设我挂了或正在暗示些什么。我有时候就这样随机被“召唤”出来。

另外的机会

实际上,我更大程度上把我的工作看作是“为了维持我所热爱事物所付出的代价”。当下,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主要目标会是运行期代码调试(runtime code modification),以及在现有程序的基础上制作一些衍生程序。我还在2004年和别人一起合作发表了一篇关于Java底层的论文。

这就是为什么我来写Substrate的时候很有优势:在2008年的时候,我已经对这个问题考虑了五年之久。当iOS 2出来的时候,技术人员一直在使用办法不再奏效,虽然现在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但WinterBoard当初的发布就像是“魔法”一样。这一切都基于Substrate。

Substrate从本质上讲是Cydia的核心。这就是为什么你发现在Cydia里的东西可以工作在最前台的原因。这是Cydia的“困难的部分”:Rock(前面提到的Cydia杀手)也不过是用Substrate来构建自己的平台。

这种情况本质上导致了它看起来像一个惊人的“机会”:首先看起来有喜欢买东西的冤大头(译注:客户),另外所有的困难部分已经被某些傻瓜(译注:Saurik指自己)搞定了,谁不会从这里挣钱呢?竟然有傻子总是在搞廉价甚至免费的产品。

事实上,上周就有人联系过我,那是一个有着“深雄厚的投资者”的(不同领域的)“商业人士”,自称对我们的社区拥有“颠覆性”的视野,想让我成为他们的一员帮助他建立某种大型的商业帝国。而我只是不同意他的那些基本条件。

我的动机

我今天写这些东西的目的主要是因为很多人不知道我真正的动机是什么:人们似乎认为我是为了金钱,认为我只有在竞争的督促下才能前进。以下是真正让我继续越狱的动机:

  1. 自由。我已经提到这个了,但是为了列表的完整,我还是要再说一下的。这是为我将自己全部精力都注入我曾经的闲暇小项目当中找的借口。
  2. 愿景。我坚信运行期间的代码修改平台。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是在七年级,在电脑室的一台Apple II上修改一个我们法语课使用的BASIC程序,把“Jay的私人”添加到“法语老师”之前。
  3. 对细节的追求。我经常在把某些东西做出其“价值”之后花很长时间去完善它。有一些是用户能体验到的:我对Cycript很骄傲;但很多东西是人们看不到的,(支付/登录和账户整合),也是不能理解的(Cydia CSS中的字体度量计算),甚至有些是不公开的(我编写的一些帮助我理解苹果代码或调试我自己代码的分析工具)。如果我认为没有可能把一件事情做得很好,我一般是不会去做的。
  4. 责任。我的一部分告诉我自己我必须要做这件事情,因为我对他们有责任:他们现在是“我的问题”。很遗憾我有积累责任的个性,这有时候也让我很累:如果你看看我的iPhone越狱历史,几乎都是“假定的责任“。 最搞笑的一个例子是,我根本就没有希望成为iPhoneOS 1.x/2.x 越狱工具的负责人:有一天我去Google Code去填写一个抱怨,却不小心发现我成为了项目的所有者;自那一天开始我再也没有从之前的拥有这那里获得任何消息:它成为了“我的问题”。 现在我积累的一些问题是“人”;不管是从朋友变成雇员,还是认识的人变成朋友,甚至是一些不认识的人,我所做的事情能够对他们有所影响,那些如果我不再继续下去会受影响的人。
  5. 受虐倾向。我严重认为我有时候会被一些没有长期效益的,或者是一些人们不会去欣赏的东西所奴役。有时候我认为生活没有什么可以给我的,所以我不在乎它是否合理。 几个月前我玩儿了一个叫Futilitris的游戏。它的主旨是一个Tetris形式的Flash 游戏,但事实上它是一个概念艺术。我玩儿了几个小时之后觉得它带给了我非常奇幻的感受:我在处理付款后台的前一天也是这样的感受 :/. “我的每一个成就都被更多的需求所征服。我的错误永远不会消失,不论它们有多渺小,都会一直注视着我。没有平分。它只会越来越难,越来越慢,直到你不想再继续“-Patrick Newnan
  6. 有偏见的价值观。我成长自这样一个价值观-在美国很常见的-那就是成为一个“领导者”,往往意味着担负起更多的责任,并且这是件好事:这意味着你做得很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达到了你的潜力”等… 对我来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同时我有一些朋友不能理解这些东西不是“给予”的,通过完成任务而积累这些品格在本质上来说是不正确的,结果现在有一个已经不再跟我讲话了。
  7. 自尊。我不准备说”自尊”(尽管在之前提到过一个破损的价值观,当它被单独列出的时候会被认定是一个负面词语)是我做很多事情的动力:知道人们在乎我做的东西,也在乎我我所说的话。
    金钱不是我的动力

金钱,在一定数量上,不是我的动力来源。它从来都不是:在2007年底到2008年初,我花费了很长时间做各种越狱项目,导致我欠款2W美金(我当时的全部信用额度),因为我没有在做我的利润规划。 如果做了的话,做一个App Store(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将是非常愚蠢的:苹果在其商店中损益几乎刚刚持平,Android Market事实上是在亏损的。(我们通过苹果和Google的公开交易以及法律诉讼期间的公开信息所得知)。 我跟很多开发软件商店的人聊过,它们统统都是业余活。那些真正盈利的是把重心放在广告收入上面的(比如GetJar,甚至不支持直接支付)。 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支付行为本身是一个很艰难很痛苦的挣扎。另外一个原因是除了商店本身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成本(尤其是Cydia,越狱生态圈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在买我们的产品)。 现实是,苹果挣钱因为他们在卖硬件:它们买一部iPhone挣的钱要多于它们卖软件一辈子都不敢期望的钱,同时大部分用户每两年购买一台新的iPhone。你需要每年从苹果购买上百个$1-$2的软件才能竞争。 现实是,Google挣钱是因为他们将你的数据变成了可以低价金钱的全球性广告网络:它们甚至在很多国家不支持支付,同时开发者也不放出付费版本的软件;终身价值计算简直可怕。 是的:你可以通过运行一个像SaurikIT这样的公司并且挣钱,但是它不是一个大公司;就算“规模宏大”的时候,你也只是因为你有其他的工作才用这个去“挣钱”,就像苹果和Google一样,他们的商店是负责支持,改进和管控。我所挣的钱,又投入回到了社区当中。

竞争非我愿

这个,我觉得很多人都可以理解:在电影,电视剧甚至民间传说中,总有一些角色不被金钱所动摇;有些认为自己“已经有很多了”或者“觉得拥有这些不重要”,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我在不同大会上(比如JailbreakCon)所提供的Cydia和其他类似公司(尤其是App Store和Android Market,很多人都误以为他们是独立运作的公司)的利润空间也是比较真实的。 人们不是很容易接受的是有些人不被竞争所督促。至少在西方民主的创业精神的教育下,我们认为竞争才是动力的来源之关键:也就是如果你想拥有一个东西,你就要去争取,重点在于争取。 如果你有仔细考虑过我刚才的那些动力,你会发现这个定义有严重的漏洞:

  1. 竞争经常迫使人们做出错误的决定,同时也将压力施加到时间上面,导致人们没有时间去花很多精力在细节上追求完美,也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那些“人们看不到,不能理解和不能体会到的”。花费在这些上面的时间是你没有在去“争取”的时间。 一个比较狡猾的方法是添加制作粗糙但是被“期望”的功能:尤其是新用户,他们不知道它们期望的某些功能实际是一个错误;竞争使得重心从长期价值上被转到了短期用户获取上面。
  2. 竞争是“社区”的直面反例:它让人们费尽心机去改进-修改问题-进而获得优势。导致努力错了方向,更少关注于群体更加需要的功能。
  3. 竞争很无趣;事实上,竞争让人们有压力感。也许有些人需要压力去生长,但是很多人-包括我在内-会把自己锁起来,觉得非常没有前景,并不能停止自己去幻想“难以避免的灾难”。在你崩溃前你所能承受的压力是有限的。
  4. 竞争在本质上来讲是苛刻的,他确保了你能听到无数难听的回应。很多回应都是隐晦的——“这个确实好用”,意味着“不像我的竞争对手”——但是也有比较直白的。用户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他们会分成帮派并恶语相加。

为什么在意

我想我的问题时:我为什么要在意“竞争”?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完成的事情了。

比如,我可以花时间去“挑架”,跟任何项目做竞争(不论是不是越狱的):我也当然可以做一个更好的Logos,或者改进CallBar。 或者,像我之前提到的,我可以做我自己的Barrel,或者在2009年改进MyWi。直到开发者走掉,我是不会去做这些事情的:我就是觉得没有意义。我没有因为想和AppTapp竞争而编写了Cydia,我写了Cydia因为AppTapp已经死了。 我认为现在的人们不能体会这一切,因为他们当时并没有关注过,同时也因为他们错误得理解了我在发布Telesphoreo with Cydia时写的文章:AppTapp的作者消失了,直到iPhoneOS1.1.2才回归。 Cydia发布之后,另外一个组织(RiPDev)被授予代码并开始更新到Installer 3,随后适应iPhoneOS2.0.1(Cydia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时iPhoneOS2.0的唯一选择)的Installer 4(一个不兼容的重新编写)。在这个时候,代码库已经认定Cydia为更安全的选择。 实际上,我参与的竞争其实是别人决定跟我去竞争(其中有一个例外,当我花了两年时间去完成一个东西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有别人做出了类似的东西但是似乎并不是很好用 :/。)

竞争狂热

所以,我觉得很多人都会因为我的这篇博文而指责我,因为这正和大家普遍认为的一样:没有打破头的竞争,哪里来的进步呢;或者换句话说,有竞争才能成事儿啊。

但是,或多或少人们又似乎在同时站在竞争的对立面,试图“扼杀”竞争,因为他们总是倾向着维持当前“一家独大”的格局。所以我觉得这就导致了一部分人们在这个问题上噤若寒蝉,从而认为这个世界在被大鳄们“逐渐侵蚀”。

这实在是糟糕透了。我当年的情况是,如果你对发现了某个开源项目的问题,马上会做的不是说把问题放在那里等一会儿再处理,而是立即加入到邮件讨论当中,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地告诉大家,看看是否能有所帮助,能否进而整合进该项目。

如今的现状则是充斥着各种程度的“竞争”:有人早就发现了某程序的bug(我的WinterBoard和Substrate安全模式就有过此类经历),却一直没公布出来,他们只是自己解决了,然后放出自己的版本,并以此为“竞争优势”吸引用户改换门庭。

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还是要说一下:我并不觉得Cydia是一个垄断者,我并没有强迫任何人非得用我的支付系统,而且事实上很多即便是在默认源中有所收录的大开发者们,确实没有使用我的(支付系统);我同时也向大家提供了API,使得不通过Cydia支付的方式和传统的支付方式能够并存。

挑事背人心

我不会问以下的这种问题:如果你坚持没事找事到处挑起事端会怎样?如果我花时间重写Logos(Dustin的开发工具)或者CallBar会怎样?对我来说,这是浪费时间的事情,严格说,我不喜欢Logos,但是很多人喜欢,可能它确实比较好用吧。

但是有很多更有价值的问题值得去思考:如果我作为一个后来者从中获利,或者甚至是因为我引发了一场竞争,那么反过来对于Dustin来说他就是在浪费时间了。为什么他还有必要为一个毫不珍惜他劳动成果的社区做贡献呢?为什么他还一直要维护更新Logos以及PreferenceLoader呢?

原因是这样,毕竟,如果我要做东西替代Logos,为什么不干脆也做个东西替代PreferenceLoader呢?我完全可以坐享其成直接开工,这比你能想像到的还要简单!说到底,Dustin的工作已经把最难的部分,也就是发现问题和找解决方法的部分做完了。所以说回来一旦有人开始“依葫芦画瓢”,无异于是“挑起了一场战争”,从而也就无怪乎那么多人心灰意冷选择离开这个领域了。我个人完全不希望Dustin离开:他在越狱这个领域一直以来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同伴;我凭什么要把枪口指着他的脑袋,难道说因为我能比他做的还好?

珍惜软件源

很多人都希望我参与的一场斗争是针对Cydia默认源的。实际上,早在Cydia(以及AppTapp Installer)之前,这些“源”都是需要从社区资源包里单独安装的。而Cydia可以说是实践第三方默认源的先驱者。

我本人确实可以和他们“竞争”啊:我可以集中管理决定所有的东西,我可以控制Cydia里的任何内容。但是,除了违背了我对于开源设备人人平等的理解之外,这还会很没有必要地到处树敌:要知道做这些源的人都是些举足轻重的人啊。

作为一个开发者,BigBoss已经尽职尽责地维护诸多重要的数据包超过七年了。ModMyi从最早开始就一直管理着我们越狱社区最重要的信息资源。ZodTTD的模拟器是实现越狱的一个主要原因,包括现在的MacCiti也是在主题领域颇有造诣。

此外,他们还跟所有的开发者以及设计师保持联络,可谓人脉广泛(这也是他们价值的另一个方面,也是帮助我维护运营的一个重要因素:我并不和那些开发者们直接接触,所以要依靠他们来作为中间人)。因此,如果有人真的跑出来跟他们竞争,试图“分一杯羹”,(从而直接或间接导致他们的退出)对我而言会是人脉上的重大损失。

他们(这些源的开发者)过去扮演着,现在仍然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本身对于越狱社区也是非常关心,而且这种感情只会是与日俱增的。我们之间有过争执但是并无大矛盾。我又凭什么要傻到跟他们对着干自己一手包办源呢?

建立信任

当然了,他们确实出过问题,也寻求过帮助:这些年来我多次帮助过BigBoss解决服务器的问题;我和ZodTTD合作构建过源的脚本,和ModMyi做过HTTP缓存层,和MacCiti做过他们的描述CSS。

这就是从“合作”而不是“竞争”的角度来给自己一个立足之地:你先和那些前辈们成为朋友,赢得他们的信任,然后帮助他们共同进步。而不是从一开始就扇他们大耳光,试图超越他们。 再说一遍,要做的还是先跟他们混混熟。

然而呢,很少有人这么想啊。:/情况是,他们总是在Twitter上发条推抨击或者在reddit上吐个槽,然后决定说“啊我要做个更好的”,再然后就挑事儿了。其中很多真的是想帮忙的人,也都直接跳过了非常重要的“做朋友”和“建立信任”两个步骤:可是你真的不能跳过这两个开始步骤啊。

我记得在给Cydia做适配iOS 7工作的最后部分,当时在做对苹果扁平风格UI的支持,ModMyi的老大(Kyle Matthews)找到我,给了我一些原型图标——简直是棒极了,而且我也采用了它们,现在Cydia中也能见到它们的许多影子。我非常感谢ModMyi的参与。

事倍功半

说到这里,是时候站出来唱个大反调了:我完全不认为竞争是一个良好的商业策略。听起来是不是觉得我脑筋坏掉了,但是如果你要帮我改口说“我不认为到处挑事是一个良好的商业策略”,我觉得可能听起来更让人接受一些。我不是说它“从来都不行”:确实你有时候能从竞争中获利!我的立场是说这种策略是下策。

有趣的值得去做的事情多了去了:我有一打商业计划可以去做,我为什么要选一个必须硬碰硬竞争的呢?是的没错,竞争是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要知道对于个人而言,光阴有限,这样利用时间你觉得值么?与此同时,你这样会给自己无谓树敌,他们就好比牌局中一心吃定你的对手一样,你这是没事给自己添堵;而且另一方面,要说起来还是你先动手打人的,对方可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想象一下打游戏的时候碰到的所有“敌人”都在奇怪地以某种方式帮助你……听起来开挂了一样;P

我希望大家可以多结交朋友,而不是选择没事树几个敌人玩玩。想方设法给他们的不足做出补充,通过自己的贡献帮助他们进步,而不是以取代和击败他人为目标。

与Cydia抢饭碗

以上这些为背景,相信大家也都能够猜到我对竞争的态度了:我不是被竞争所“激励”的那种人,事实上我会为此感到头大,进而极力避免做存在争议的项目;所以我都喜欢做比较让人愉快的事,然后靠着因此而生的“义务”和“自豪”来坚持做这件事。

也许我在这里表现的太过自我,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给越狱社区创造了价值的——不仅仅是成为了越狱的“一个门面”。但是,如果有人非要跟我来争我现有的这块招牌,这就不仅间接打击了我继续为社区做事的积极性,而且直接影响了我花时间来做实事的行动力。

我总觉的我需要问,问那些认为“越狱是个捞金的好机会但是saurik这个傻逼非不这样”的人一个问题:你确定我如果一走了之,你能适应此后的情况么?你还依赖我的软件么?你是不是间接地离不开那些直接依赖我的人,或者离不开我的朋友呢?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你要想这样做就不仅仅挑事了,你注定会是两败俱伤。而且对于社区而言,这会是一场快速的雪崩,而另一方面,这场瓦解会导致你所依赖的,无论是来自开发者和社区(第一方以及第三方)的巨细都会消失。

你可能认为我个人以及我的公司SaurikIT现在做的都是理所当然的“天赐”,你可以随便利用,即使是釜底抽薪般断了它的经济来源,让我们付出的变得毫无意义了无生趣,然后我还会腆着脸继续维护这样的一个“行尸走肉”。但是我没这个必要,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傻逼到这样做,更何况到时候就没钱继续这样做了。再者,让我再说清楚一点,我绝不认为有任何一个人(用户或者开发者)有资格来做这样的事。:(

-以上全文完-

译者:@Rexaski @米斯特苹果 @JailbreakHum